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生活 > 偷偷爱你十二年 > 第364章 胜天半目的棋子

第364章 胜天半目的棋子

作品:偷偷爱你十二年 作者:童沐央 分类:都市生活 字数:2172 更新时间:21-11-25 19:17

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偷偷爱你十二年 妙笔阁(imbg.cc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鼎鑫一号项目停摆了。

就连一向吊儿郎当的洪金也开始着急起来,他找到袁静打听,

“这马上过年了,可是总经理答应的红包还没发下来。大伙让我来打听打听,咱们这过节费到底能不能发的下来。”

袁静没好气的怼他,“你说能不能发的下来,现在公司下一步往哪去还不一定呢。”

“咋,孙虎真的可能被孙正义给换掉?”

“废话,现在不是孙正义在亲自主持工作么?你这么操心,不如直接去问问孙正义,什么时候给大家发红包。”

洪金不傻,自然不会去触孙正义这个霉头,他还想打听更多,想要求证外面疯传的“两个候选接班人,为了一个女人争风吃醋,大打出手。”是不是真的。

袁静怒不可遏的让这位老仙儿赶紧滚出她的办公室,

“你瞎了吗?他们是什么样的人,你不知道?滚,滚,滚。别让我再看到你!”

洪金看真的惹怒了袁静,只得灰溜溜的跑了,毕竟现在袁静是鼎鑫的领导,而且在孙正义的鼎鑫干活,不像以前在钱守法手下干活的氛围一样。

钱守法喜欢讲老乡之谊,哥们义气。而孙正义动不动在全员大会上给大家强调事业做大做强的必由之路,那就是有规章,有制度,并且能把墙上的制度落在实处。

钱,发的比钱守法稍微多一点,可是因为病假,事假或者出活儿的质量不高,被倒扣回去的钱算起来,还不如钱守法那里到手的钱多。

他加入了孙虎的内部整改专家团队,就盼着最终的这笔团队奖金发下来好过年。那是一笔不小的数目,而且孙虎答应下来的事情,应该不会是张大饼。

和洪金想法一样的工友还有不少,只是大家彼此观望着,都想盼着孙虎能快点回来。

谁曾想这位大仙儿没能盼来孙虎,却意外的收到了辛安的消息,

“师父,干啥呢?”

“还能干啥?妈的,老子真是越来越点背,干一个工地,出事一个工地,赶明得去城隍庙烧烧香了。”

“算了,别只顾得烧香了,今晚我给你烧烧香,请你出来喝花酒,有没有时间?”

“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?我心里只有你干妈。”洪金刚刚被袁静怼过,害怕徒弟是在帮袁静试探自己,还想装个人。

哪知辛安早就看透了他的心思,

“放心,师父,我不告诉我干妈,你要是实在不想出来,那就算了。”

“说吧,在哪?档次太低的我可不去。”

辛安把这位师父伺候的妥妥帖帖,顺便还打听了一下工地上的现状,最后这位领路人一边剔着牙缝,一边眯起了眼睛,用眼缝盯着这个徒弟,

“说吧,你找我来到底是啥事?”

“没啥事。”辛安给这位师父点上一根烟,又倒上一杯茶,还把他面前的白酒也给满上。

这位师父却一脸自在的打量着面前献殷勤的徒弟,

“别人不了解你,我还能不知道你?都是大老爷们儿,我不相信你就甘心背着那么大一口锅就走了。是不是也听说现在孙虎和陆志远都出事了,所以想要回来找找机会?”

看辛安不置可否,这位师父反倒劝阻起他来,

“听师父一句话,也是一句老话,好马不吃回头草。老人说的话都是有道理的,现在鼎鑫这边状况频出,肯定是风水上出了问题,你能全身而退,已经是烧了高香了,就别再回来沾染晦气了。”

辛安虽然嘴上答应着,但其实已经听不进去这位师父的唠叨了。现在他们的确已经不是同一个层次的角色了。

辛安不会把身上背着800万的外债告诉给这个便宜师父。

800万,光是这个数字就能把洪金这货吓傻了。牛逼吹破天的男人,不一定能扛事。

而辛安却要用这800万来和孙正义赌命。

至于赌命,辛安就更不怕了。现在他要不绝处逢生,要不就万劫不复,大不了陪着好兄弟赵杰一起去号子里看桃花罢了。

而且他也相信了自己命运,就是那个天煞孤星,或者叫做柯南附体,就是天生一路走来收割人头的。

他的介入,改变了梅山项目规划地块的风水,变相害死了平安祖孙两个。再加上周德利,甚至还有那个没有出生就被搅成一坨碎肉的干儿子小赵杰,辛安觉得自己真的会带给周围人带来死亡。

现在,他就想把这份硬气的命格,赠送给百般刁难的孙正义父子。

这对儿恶魔父子,要偿还的孽债太多太多,辛安要替那些被这对父子伤害的人讨回公道。

洪金自认为很了解自己的这个徒弟,实则他不会想到,也不可能相信,自己在这位徒弟眼中,也不过是一个还能用得着的棋子。

其实很多人都把洪金当做棋子——钱守法想要他带着徒弟赶出工期。袁静需要他的技术来撑住场面。孙虎想要用他的经验完成整改……这些大概都是把洪金当成了棋子。

辛安和那些人的不同在于,他需要洪金成为一个更加关键的棋子。用来胜天半目的棋子。

“师父,想不想去尝尝泰皇浴的滋味?”

酒足饭饱的洪金,撑得直打饱嗝,满口的酒气,却仍然两眼放光的装作满不在乎,“你师父我啥没见过,不过给你个孝敬我的机会,去参观参观无妨。”

装着满不在乎,结果等他跳进滚烫的药浴池子时,舒服的嘴角抽搐着直哼哼。

蒸完桑拿,辛安又给这位师父孝敬了个大钟,就在这位老江湖浑身的骨头都酥了的时候,辛安趁热打铁,

“师父,我有个机会能保你赚大钱,不仅可以迎娶袁静,还能保证以后天天大保健。”

洪金正陶醉的迷迷糊糊,还以为辛安在和他开玩笑,连头都不扭的答应着,“行啊,趁着你师父我还年轻,这两年还能折腾折腾。等过两年,只能靠打桩机才能打得动桩的时候,你干妈估计就更看不上我了。”

……

金城的证券公司里,老好人葛新财正要按点下班,突然手机响了起来。电话正是现在手上那个案子的壳公司的法人代表打过来的。

电话那头,一向和和气气的法人代表突然语气变得严肃起来,

“葛主任,以现在鼎鑫的情况,我和他们的收购还能继续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