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武侠仙侠 > 从镇魂卷开始 > 第32章 偷袭

第32章 偷袭

作品:从镇魂卷开始 作者:卖盘的狐狸 分类:武侠仙侠 字数:3011 更新时间:21-11-26 08:31

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从镇魂卷开始 妙笔阁(imbg.cc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偌大的石块横亘于两座山中央的谷地上空。

历经漫长岁月,这巨型石块上竟也长满了低矮灌木,如一片空中森林,两侧更是有大片藤蔓垂落,将阳光彻底隔绝在外,站在谷底阴影中向上望去,仿佛一块棺材板斜压下来,叫人心里不舒服。

收回目光,蹲在一块石头上的陆靖抿了口水烟壶,看向不远处正挥舞着锄头的几名护院,

锄头起落间带起的碎泥被尽数拨到一旁,地面坑洞不断扩张凹陷。

附近的两三个被竹篱圈起来的药圃内灰暗一片,相当一部分的草药肉眼可见的枯败。

“能确定是什么东西造成的吗?”

王守义手里捏着一根狗尾巴花四下甩动,凑到陆靖身边低声问道,

“之前人太多,不好开口,那头羊脖颈处的伤口我也看了,如果不是妖怪,寻常野兽不可能光吸血不吃肉吧?”

这是问题的关键。

若说是野兽袭击,羊尸不可能保存的如此完好,偏偏伤口处的血肉又没有检测出妖气。

这似乎是前后矛盾的两种结果。

“结合此地的环境和刚才看到的,有个很麻烦的猜想,喜欢吸血,没有妖气又待在阴气极重的地方,符合这三个条件的还有一种怪物,但我希望不是它,因为那在我的工作范围外。”

陆靖心中其实是有些猜想的,只不过尚未确定。

“啧,这时候就别打哑谜了......什么气味,怎么这么臭?”

对于陆靖谜语人的行为,王守义刚想追问,却忽然捂住了鼻子,回头只看见刚才还在挖坑的几名护院已经扔掉手中的锄头撤向一旁。

同样闻到气味的陆靖像是想到了什么,蓦然叹了口气,猛嘬了一口水烟壶,从身旁猎妖下底层的暗格中取出一把白花花的细碎物品,快步走到药圃边的坑洞旁。

被刨开大约半米深的坑洞内,土壤已经变成如同发霉面包那般的灰绿色,看着令人作呕。

“怎么会变成这样,这块地可是我们刘家祖辈传下来的,为什么......”

强忍着恶臭靠过来的刘勤营只是看了眼坑洞里的景象,脸色便彻底沉了下来,浑身像是被抽走了骨头似的瘫软在地,他无法接受土地被全部污染的结果。

那意味着宝芝堂这份祖业将毁在他的手里,而他再没有任何脸面去见埋在山间的祖辈。

陆靖没有管在一旁发愣的刘勤营,左手伸进坑洞,将刚才从暗格里取出来的东西放进去。

呲~呲~

如热油沸腾时的声音在坑底响起,陆靖挑起眉梢。

正待说些什么,便听到右边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。

“掌柜的,我们在那边的林子里发现了妖怪!”

一名衣衫褴褛,肩上还有几道血痕的护院拨开灌木,脚步趔趄着高喊道。

“总算出来了。”

跟在三掌柜身旁的蒙面人招呼了一声,回头看向陆靖和王守义,

“两位大人,我想应该不用再验证什么了,袭击人的究竟是什么玩意儿,一探便知。”

“我们走,这是消灭那妖怪的好机会。”

最后瞥了眼坑洞内的景象,陆靖盯着勉强站起身的护院,拍了下王守义的肩膀,后者有些奇怪的看了眼陆靖,旋即跟上他的脚步快步跑进丛林中。

“妖怪由我们解决,两位掌柜的还是暂时留在这等我们的消息吧。”

蒙面人留下一句话,带着几名护院走进丛林,只剩下两人留在药圃。

三掌柜刘勤工看着还瘫在坑洞边的兄长,快步靠了过去,沉声说道,

“二哥,这地方其实还有救。”

听到这话的刘勤营表情一滞,面带错愕的回望。

......

一行人直奔护院指明的方向。

跃过密集的灌木丛,陆靖放出抽空释放出拾妖虫。

十数只橙红色子虫飞散向各处,追踪林间残留的妖气。

护院并没有谎报,陆靖才赶到他所指的方向附近,拾妖母虫便有所反应,离开他的肩膀,飞向东南方向的某处。

“找到了,跟我来。”

招呼了一声王守义,陆靖突然变向。

后方的蒙面人和几名护院此时也赶到了现场,前者看着加速扑向某处的两人,冷声说道,

“他们喜欢抓妖,就让他们抓,石坚,去帮他们一把。”

石坚正是护院队长的名字,得到命令的他眼中闪过凶光,从怀中取出一个密封的小瓶,掀开盖子,将里边的液体浇在自己佩戴的长刀刃部,其余几名护院亦是有样学样,各自给武器“加工”。

与此同时,几名背着步枪,腰间挂有短弩,不知来由的人从灌木间中出现,半跪在地。

“你们去周围守着,不容有失。”

“遵命。”

拱手领命,这几名枪手很快便再度消失在林木间。

等他们离去,蒙面人仰头摘下兜帽与面巾,显出一张青灰色的年轻脸庞,满是血丝的眼球像是不受控制一般左右转动着。

忽然像是察觉到了什么,从腰间取出一个表面满是裂纹,心脏位置有一抹朱红印记的木偶。

注意到朱红印记边沿同样出现了裂纹,青年蹙紧眉头,脸色蓦然难看了几分,

“它竟然就在附近......快要脱困了啊!”

拾妖母虫停顿在一棵断裂的树木附近,意识到妖怪就在前方的陆靖当即给王守义打了个手势,示意他往自己这边靠拢。

两人汇于一处,陆靖身形猛地前蹿,抬脚蹬在地上的断木跃起,突袭妖怪所在的区域。

另一边的王守义则是绕了半圈,想要与陆靖联手进行包夹。

然而就在两人冲到妖怪身前时却是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头的动作。

此时尾随而来的石坚注意到前方的两人突然停顿,意识到机会来临,绕行到陆靖与王守义的身后,攥紧手中的长刀,双臂肌肉陡然膨胀,向着陆靖的后脑猛地劈斩下去。

铛!

清脆的武器交击声。

直刀横截住石坚手中的长刀,陆靖回过头来,眼里满是戏谑,

“怎么,现在的中年人都这么不讲武德么,这就绷不住了?”

“你们这家伙果然有问题......杀!”

早有准备的王守义暴喝一声,抽刀冲向距离最近的那几名护院。

背后偷袭失败,护院的队伍竟也出现了混乱,看上去不只是因为计划被识破。

因为陆靖注意到队伍后方有人手里捏着一根骨笛,正满脸错愕的看向自己的身后,就连自己身前男人在视线扫过那个方向后脸色也是倏然阴沉下来。

陆靖身后剩下的半截木桩边上,一只牛犊大小,背部呈苍青色的蝙蝠瘫倒在地,双翼抽搐着,脖颈处的两个血洞煞是惹眼。

这群人之前打的主意应该是跟苍背蝠来一场前后夹击,一次性干掉陆靖和王守义。

恐怕他们也没想到刚放出来的苍背蝠居然就这么死在这,死法还跟那头山羊一样。

本该充当肉靶子吸引两人注意的苍背蝠死了,眼下只能硬着头皮上。

“看来这苍背蝠是你们养的,难怪之前那么自信......可我们来时它就已经死在这,看来这山里还真有僵尸!”

收刀再向前劈斩,陆靖趁着空当,出其不意的开口试探。

陆靖看到对面那人在听见“僵尸”二字时勃然变色,他的猜测是正确的。

事实上就在那把糯米撒入坑洞之时,陆靖就已经有八成的把握,也正因为如此,在听到有妖怪出现的第一时间,他就把王守义叫到自己身边,让他小心这些从他们来到这儿就表现出明显敌意的护院。

陆靖不管这些人是什么来路。

从他们向两名隐部衙门的人隐瞒僵尸的信息这一点判断,绝不可能是好人!

“你找死!”

秘密被发现,石坚的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。

杀人灭口!

然而近身搏杀靠的从来都不是嗓门,几乎是在石坚再度挥刀的同时,陆靖的下山虎已经先一步斩落,强悍的力道甚至将双臂已经强化过的石坚都压了下去。

“选择偷袭,意味着你的实力没到铜皮,既然如此,谁给你的勇气跟我动手?”

自山魈啸月图得来的恐怖力量爆发,陆靖迈开脚步,得势不饶人。

他能够感觉到对面的石坚应该也是个修行者,刚才要是让他跟苍背蝠联手,说不得真能给他们造成不小的麻烦,结果苍背蝠死在了前头。

陆靖这边占了便宜,王守义那边更是一人压着几个护院狠揍。

修行者与普通人之间的差距太大,哪怕他们都拿着武器,依旧没有获胜的可能性,刚一交手就被王守义宰了两个。

可就在陆靖准备使用惊魂术结束战斗之时,强烈的危机感涌上心头,猛地一低头。

砰!砰!砰!

爆豆般的枪声陡然在林间响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