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古代言情 > 焚香祭酒 > 番外

番外

作品:焚香祭酒 作者:积羽成扇 分类:古代言情 字数:2448 更新时间:20-04-16 22:24

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焚香祭酒 妙笔阁(imbg.cc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后来的发展实在不堪回首。站在门外给这一家人的团聚让出空间的JC看不见病房内满屋子乱跳的鸡皮, 听到里面传来“感人”的认亲之语, 他们感慨万分,更有心思细腻者, 在微博上写了一篇催人泪下的报道。

经过一番操作, 最终,崔颂成为自家“失散多年”的三弟, 办好了入户手续与出院手续,随时可以返乡。

但崔颂并未急着走。

虽然身体恢复到了少年时期的状态, 但这不能保证郭嘉的病也随着时光的倒退而消失。

郭嘉亦得到了妥善的治疗——或许是因为身体机能退回到了青少年时期的原因,他预后良好, 并未留下显著的后遗症。

由于郭嘉与华佗无人认领,均“不记得”自己的身世, 且无法比对出亲属,当崔父的好友郭言——这位与崔家众人一同前来的G市知名企业家提出收养与赡养的要求时, 官方未做过多的犹豫便答应了,给了他一本《C国收养法》的小册子, 让他仔细阅读, 觉得没问题后再去相关部门办理程序。

至此,崔颂三人成功地在各自的户口本上登名记姓——

崔子琮, 郭嘉,华元化。

因为崔家已有个“崔颂”, 作为“走失弟弟”的崔颂不可能与自己的兄长同名, 再加上在古代被人叫惯了“子琮”, 而现代名与字不分, 索性就以子琮当名,方便省事。

而郭嘉的名字虽然载于史册,名字本身却无猎奇之感,在现代亦有些许同名者,若叫郭奉孝反而更易引人注目。所以并无改名之意的郭嘉仍以本名为名,未做改动。

至于华佗……华这个姓实属少见,更别说“佗”这个字在现代可纳入生僻字的行列。同时,根据 “华佗”二字在民间的知名度,华佗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崔颂的建议,用自己的字“元化”当做户籍上的名。

等一切尘埃落定后,崔颂向华佗询问穿越前的经历,这才弄明白华佗也穿越到现代的原因,同时也通过华佗之口,了解到了当时的情状——

只尝了一口“苋菜”的元娘三人在席上晕了过去,当即被发现是因为误服了断魂草的缘故。

断魂草的外貌与“苋菜”非常相似,仅仅在根部多了一些细须,很容易被认错,就连华佗年轻时也误服过。最初瞧出端倪的人是貂蝉,她发现桌上的“苋菜”其实是断魂草,不知道被谁去掉根须,伪装成“苋菜”的样子送上餐桌。

听到这,崔颂不免有些恼火。他本以为是寨中之人误拿了有问题的“苋菜”当吃食,导致他与郭嘉“食物中毒”。可经过华佗的描述,那毒草虽然和苋菜长得很像,但若是备菜那人认错了苋菜,为什么要故意去掉具有辨识性的根须?岂非存了害人之心?

如果郭嘉没有灵敏的味觉,没有觉察到“苋菜”的问题;如果他与郭嘉二人毒发时没有恰好穿越,而是直接沉入热泉之中……后果简直不敢设想。

华佗不知崔颂心中所想,接了后续——

找出毒草后,貂蝉与华佗发现崔颂二人不在现场,连忙询问,竟被告知他二人去了热泉,还在去之前咽了两口断魂草。他二人当即默契决定,由貂蝉留下救人,华佗则去热泉那边寻觅崔颂与郭嘉。

在泉边绕了一大圈,华佗没找到人;脱衣跳下热泉,也没找到。

就在这时,华佗灵光一闪,想到崔颂二人曾服下断魂草,这草,当年华佗在进入“古迹”前也不慎服下过……

听到华佗因为一个不确定的猜测,竟然真的吞了断魂草往温泉里跳,崔颂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不论如何,总归事情全往好的方面发展,他与郭嘉也算因祸得福,既治愈了郭嘉的病,又圆了他一直以来暗藏在心底深处的归家之愿。

是对是错,孰是孰非,自不必太过较真。

再说崔家这边,“崔颂”恰好有个朋友在内部工作,发现新案子里救出来的少年和好友“崔颂”长得很像,便问他家是否有一个被拐走的弟弟。

“崔颂”一见到照片,立即认出这是少年时期的自己,遂与崔家父母摊牌,让他们一同前去“认亲”。

崔父崔母一开始半信半疑——他们不太能接受违背科学之事,何况“崔颂”与崔颂虽有几分不同,但在许多方面极其相似,他们只以为自己的儿子上大学后变了几分性子,并未怀疑“崔颂”的身份。

直到“崔颂”让朋友拍了段视频,把崔颂与人聊天的模样拍了下来,透过神色与行止,崔父崔母这才接受了“崔颂”的说辞,双双落泪不止。

等崔颂的大哥回家,见父母哭成了花洒,险些被吓得语无伦次。

自家注重仪容的老妈一边抽噎,一边给崔颂的大哥描述事情的经过,最终哽咽地补了一句:“还不知道吃了多少苦。”

又与崔父抱着哭成一团。

崔颂的大哥虽然也心疼弟弟,但他总不至于陪崔父崔母一起哭。作为一个钢铁理工男,他的解决方法就是直白地罗列问题的关键:“现在哭也不是办法吧,早点把人接回来啊。”

崔父崔母哭声顿止。

崔颂的大哥继续道:“还有……就是现在在我们家的‘崔颂’,你们打算怎么办?”

崔父沉默,崔母抽了张湿巾擦去脸上的泪水,从口袋中摸出小镜子与粉底盒补妆,道:“同名同姓,长相相似,脾性也契合……这不就是我们的另一个儿子吗?还需要怎么办?”

崔父则想得更多。虽说“崔颂”里面那棵芯并非他们亲子,但□□毕竟是他们从小带大的儿子,这几年也真心实意地相处下来……倒也不用因为得知真相而把人疏离了。何况交换一事亦非“崔颂”的本愿,他也是受害者。再则,既然有了一次交换,是不是说明,两人也有换回来的可能?

一瞬间便理清要害关系的崔父附和了崔母的说辞:“你妈说得对。”

又对崔颂的大哥道,

“你也别在颂颂面前哭了,免得他看到伤心。”

崔颂的大哥:???到底谁在哭啊??

崔父听不见儿子心中的腹诽,连夜订了机票。

由于好友郭言在X市有一些人脉,崔父便拉了郭言同去,带上收拾好心情的一家三口,火速飞往X市。

等见到崔颂之后,崔家的人都将情绪收敛得极好。崔母更是稀罕地捏着儿子圆滚滚的脸,仿佛时光倒退回到了儿子小时候,感觉颇为新奇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感谢在2020-04-15 15:04:19~2020-04-16 16:45: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驱 1个;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一叶知秋 59瓶;旺财 20瓶;鱼片粥 18瓶;浮生 10瓶;槐安、清水寺 5瓶;Jan□□ine82 2瓶;木尧 1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