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古代言情 > 焚香祭酒 > 番外

番外

作品:焚香祭酒 作者:积羽成扇 分类:古代言情 字数:3563 更新时间:20-04-21 23:48

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焚香祭酒 妙笔阁(imbg.cc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崔琰只觉后背汗毛倒竖。

不知是否因为叔父崔颂与郭嘉相交十数年, 时常孟不离焦、焦不离孟, 同进同出,以至于郭嘉的养子郭奕,也三天两头与崔颂碰面, 深受指点——他竟然能在郭奕的身上,看到几分自家叔父的影子。

只这几分影子,就足够他如芒在背,一见到就立起十二分警觉。

郭奕年少聪慧, 早熟内敛, 寻常时候并不来打扰他。

可不知巧合还是有意为之,每当崔琰因为看不惯逾礼之人, 头脑一热意欲指正的时候,郭奕就会在他视线范围内出现, 让他好似被兜头浇了一盘冷水, 立时想起叔父崔颂对他的忠告——

“礼者, 心之诚也, 邻之善也, 自之律也。”

“礼者, 自律也, 非攻诘之器。”

每思及此,他便霍然惊醒,反思自己的“劝诫”之欲是否妥当。

所以, 对于郭奕的“讨教”之言, 他并未当真, 自以为是郭奕受了崔颂的嘱托,时刻监督他的“劝诫”之行。

崔琰随之客气了几句,以为郭奕很快就会离开。

哪知,郭奕竟然没有离去,反而请他去府中一坐。

崔琰:……

他想起了曾经被叔父崔颂与从祖崔温支配的恐惧。

委婉托辞拒绝,郭奕没有强求,道辞离去。

崔琰打道回府,在堂内接过仆从送上的酒卮,朝西边的方向遥遥一敬,缓缓倾倒。

“愿叔父……来世安康喜乐,常惞无忧。”

……

郭奕回到家,挥退上来伺候的仆从,独自进入内屋,在案几前坐下。

他整理了一会儿文书,突然有仆从趋步而入,向他汇报:郭瀚又一次登门求访,正在门外候着。

郭奕没有抬头,提笔在竹牍上书写。

“不见,让他离开。”

仆从为难道:“郎主,若无缘故,恐又要遭他纠缠。”

“就说我病了。”

仆从无言以对。

这……前半个时辰前还生龙活虎地从府衙回来,现下就病了,这理由是否太过不走心?

见郭奕没有多说之意,精致的眉眼带着几分清冷与漠然,仆从不敢多说,却又不好不说,只得小心地道:

“若此人赖着不走……”

纵然无人知晓郭瀚曾是郭奕的亲父,但在名义上他还是郭奕的族叔,若做得太过,引来其他人的瞩目,总归对郭奕的名声有碍。

“那就让他在门口蹲着。”

于他人的眼光,郭奕毫不在意。郭瀚想借用舆论逼他亲近,无非是痴人说梦。

“蹲几日都行,别妨碍门人出入便是。”

他放下笔,缓缓吹干竹牍上的墨迹,“若蹲死了,就地埋了便是。”

仆从不敢露出异色,仓促退下。

若郭瀚听见郭奕适才的“狂放之言”,估计要被他心中的这个“不孝子”气死。

事到临头,郭瀚始终不能奈郭奕如何。又忌惮曹操的权势,忌惮他对郭嘉的情义与对郭奕的看重,不敢闹得太过分,只得带着一腔恼恨拂袖离去。

又过几年,郭瀚病重将死,在即将过完庸碌不得志的一生之前,他让人给郭奕去信,请对方过来见最后一面。

郭瀚并未抱多大的希望,却没想到,郭奕最后竟一改避之不及的模样,过来见他了。

因为情绪激荡,他欲起身,被郭奕按住。

“族叔病着,还是躺着为好。”

郭瀚心中的喜悦被浇灭了一半:“我之将死,你还是不愿意认我?”

郭奕无声喟叹:“奕乃贞侯(郭嘉)之子,族叔莫非犯了癔症?”

听闻此言,郭瀚勃然大怒:“即便郭嘉未与你道明真相,我也与你说了因由,他到底是与你如何洗脑,竟让你不忠不孝,置亲父于不顾?”

郭奕冷声道:“看来族叔当真病得不轻,癔症竟凶猛若此。”

郭瀚死死抓住郭奕的手,瞠目咬牙:“郭嘉自小奸猾无端,失怙失德,你怎可学他那一做派?”

被尖锐的指甲刻入手心,郭奕却没有挥开郭瀚的手。素来任凭郭瀚辱骂讥讽,从未着恼的他,此刻听郭瀚辱及郭嘉,顿时秀目喷火,似欲将郭瀚焚烧殆尽:

“亡父虽幼年丧父失母,却谨遵君子之风,从未行过败德之事,问心无愧。尔之小人,抛父弃妻,贪生苟活,诈谖无端,有何面目指责我父失德?”

郭瀚从未见过郭奕如此愠怒,几欲择人而噬的模样,一时间被唬了一跳,险些失去言语之能。

许久,他缓过神,提起险些喘断的半口气,气恼道:“子不言父之过,你竟然如此辱我?我早担心你受郭嘉教养,有失德教,果然如此!我若是小人,你是何物?不知有父的小人之子?”

郭奕经方才的那一句怒叱,早已恢复冷静。他拂开郭瀚的手,淡然道:

“族叔确是病昏了头。人人皆知我是贞侯之子,纵然族叔身后无承嗣之人,奕亦是我父之独子,族叔何必纠缠于我?”

不等郭瀚再言,郭奕已站起身:

“族叔几次三番辱及我父,实叫人愤不可及……然,念在族叔病重,奕不欲计较,还望族叔保重自身……多加自重。”

郭瀚气得嘴唇直抖。郭奕替他掩好被子,整理凌乱的仪容。

然而郭瀚早已魔怔,哪能看得到他的照顾,只一个劲地想要反驳他的话:“可你分明是我之子——”

“有何证明?何人可证?”

这八个字问得郭瀚顿住,他仔细回想当初的情状……惊恐地发现,即便是郭嘉,也从未向族中的任何人说过——郭奕是他郭瀚之子的话。

郭嘉当年带回郭奕,仅仅与族中之人说过:郭奕是郭家之子。可具体是谁家之子,郭嘉并未言明,倒是一回来就询问他郭瀚的下落。

正因为这样,有人开始猜测郭奕是他郭瀚之子。再加上郭瀚自己心中有鬼,便也觉得未婚无妾的郭嘉,自西北那边走了一遭,带回来的必定是他郭瀚与外族之女生下的孩子。

可郭嘉,至始至终未曾承认过。最终提起的时候,一口咬定郭奕是他郭嘉所生。

如若……

郭瀚的心中骤然而生一个可怖的猜测。

如若当时的事仅是巧合,郭奕确实是他郭嘉在外得到的嗣子——

郭瀚不敢再想下去。

对于无法再作生育,失去了所有的后代,几近断子绝孙的他来说,郭奕就是他最后的希望,他完全无法想象郭奕非他亲子的可能。

曾经的他有多厌恶这个私生子,多么鄙薄此子与其粗鄙、不自爱的外族生母,多么视他为自己一生的耻辱,避之如蛇蝎——如今的他就有多后悔。

可这份后悔,并非后悔他对郭奕母子的态度,而是后悔他未在郭嘉开口之前及时认下郭奕,或者……后悔自己不能从郭嘉这儿抢到郭奕,对家庭、师友人脉处处不及自己,却最终越过自己走向更高峰的郭嘉心怀怨怼之意。

他知道自己若是明白地表现出这份怨怼,郭奕便会对他愈加厌恶,越不肯接纳于他,可他无法控制。

他甚至恨上了不肯接纳他的郭奕本人。

若非时局动荡……

若非他突发怪病,无法再生育后代;若非他的几个儿子意外命丧,他又何至于抛下脸面,去纠缠一个卑贱的外族之女给他生的私生子?

到底是命运弄人罢了。

郭瀚毫不犹豫地将这一切归结于“时运不济”,就像他的郁郁不得志一般,仅仅是缺少“运道”,而非他自身的缘故。

弥留之际,他回想起自己年少之时。

当是时,天下未乱,他善于文学之道,乃全族最优秀的学子,以君子之名闻名颍川。

他的祖父是族中德高望重的嫡支族老,他因为学识出色,仪态端方,拜了名士,取了世家贤妇,儿女双全。

若非时局之变,他本该被举孝廉,举茂才,封侯拜相,一生荣光。

只可惜……

直到生命的最后一秒,他还在哀叹时命,从未想过……或者是不敢去想——他如今遇上的这一切,是否是当初重重恶行的果报。

他曾为了苟且偷生,骗了外族少女的身心;明知自己的暗算会激怒外族人,激发他们的凶性,可能致使他们迁怒、屠杀自己的族人,却还是自私地抛下族亲,弃亲祖父生死于不顾。

他向所有人说了谎,过自己高枕无忧、悠哉求学的生涯,将自己陷于囹圄的族人抛在了脑后。

他自命不凡,嫉妒族弟,多次出言诽议,甚至因为不被重用的羞恼,私通外敌,险些被问罪处斩。

他不愿回想这一切,却未必没有后悔过。

等到这个尚不及五十岁的散吏咽下最后一口气,郭奕低头注视了他许久,将手覆盖在他圆睁的眼上,替他阖上双目。

一声微不可查的低叹。

郭奕收回手,从怀中取出一块极小的玉蝉,塞入亡者的口中。

曹丞相提倡葬礼从简,郭奕便选了一块最小的玉,亲手雕刻成玉蝉带来。

汉人以为含蝉者能来世再生。他纵然不喜郭瀚,甚至厌恶至极,却还是替他做了这枚玉蝉。

“愿你来世……无怨无怼,无嫉无恶,行真正的君子之风。”

郭奕换上重孝之服,为这位“族叔”行了葬礼,走出灵堂。

几夜未睡,一阵风袭来,他不由握拳掩唇,低咳了两声。

四处飘荡的白幡,令他想起当初收到阿父郭嘉与仲父崔颂死讯之时,他亦是穿着斩衰,拒绝了各位叔长的帮助,独自一人扶着棺椁,走完了整个丧葬之礼。

如今,他最厌恶的郭瀚已死,他却并无任何解脱之感。

此时此世,终于真正意义上地……只剩了他一人。

他又掩袖轻咳了一声,肩上突然一重。

微侧过头,发现正是曹昂取了一件麻布织成的披风,盖在他的肩上。

“宜多保重。”

特意路过此地的曹昂与他颔首致意,在侍卫的拥簇下离开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感谢在2020-04-20 23:41:42~2020-04-21 22:16: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Black sheep、百草千茴 1个;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绿色版叶真衣 10瓶;百草千茴 4瓶;听雨吹风 1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